噬心夺妻小说by肆意主角梁枫阴十二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有声小说网>小说列表>灵异>噬心夺妻

更新时间:2020-03-14 11:02:49

噬心夺妻连载中

噬心夺妻

来源:从一文社作者:肆意分类:灵异主角:梁枫阴十二

《噬心夺妻》是作者肆意所创作的灵异小说,主角叫梁枫阴十二的小说。主要讲的是:主角:梁枫阴十二;本是何男朋友回家探亲,没想到却陷入一场又一场的阴谋当中。噬心着,终是姻缘。以冥钱为礼,痴者为媒。嫁娶安乐,以身献之。我就这么被卖了,还卖给了一个鬼。....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我有一个男朋友叫江林,今年年底的时候我跟他回家了。 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从没想过他父母是这样热情的人,刚见面就给了一大一小、一白一红两个红包。 说实话,接到红包的时候我惊了,红包还能接受,这个白色的白包是什么意思? 江林是的母亲解释说这是他们当地的习俗,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心安理得接受了。 可是江林母亲接下啦的动作却让我有些尴尬,红包拿到手后,她就开始一直催我拆红包,这能让我不尴尬吗, 连小孩子都知道受到红包不当面拆开,等大人走后才能偷偷拆红包! 江林母亲这样做让我不理解,问了才知道:拆了这俩红包,以后做人做鬼都是他们江家的人了。 我求助地看向江林,江林对我温柔一笑点点头,意思是听母亲的就好。 我在心里叹口气,虽然觉得这样不太妥当,但也没办法,只好当着长辈的面,拆开了江林母亲给的红色的小包。 拆开小包后也确实没让我意外,里面只有一张一百元的红票子。 早就知道江林家里的条件,我也没感到失落,而江林父亲给的“白色封包”对比这个小红包相比就如板砖一般的厚! 这样看着,估计有三四万块钱那么厚。 江林母亲示意我把林父亲给的“白包”也拆开,我想着反正红包都拆了,白包应该也可以拆,正当要拆开时,一道人影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下就扑到了江林母亲的怀里,撒娇叫嚷着说肚子饿了要吃饭。 这个人是江林的姐姐,听说她脑子有点不对劲。 小时候的她掉进湖里发了一场高烧,当时的医疗资源不好,没来得及送医,结果治好后才发现烧坏了脑子,从那以后她就变得疯疯癫癫,终日不知所语。 江林母亲脸色当场难看下来。 我能感觉她对这个低能女儿不太好,她嫌恶的推了她好几次,似乎对我手里的白包很执着,一直催促我赶紧给拆了,见我没动作,她的催促声是一声比一声急,就跟赶着去投胎一样急。 说实话对于习俗我还没什么一件,但是现在的场景让窝心里感觉有些不开心,她对自己女儿未免也太过薄情,正想好好跟她说让她先照顾一下未来大姑姐的时候,江林母亲已经不厌烦到了极点,用力一推,就将大姑子推到了老爷子的身上。 老爷子被撞倒摔在地上,咚的一声,发出巨大的闷响 江林和他母亲顿时就吓得赶紧搀扶起老爷子。 我要去扶人的动作僵住,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在扶起老爷子后就让他背对着我。 我有些好奇,一直在打量着,也就是在匆匆一瞥那瞬间,我意外地发现老爷子的脸好像一直都是一个表情! 江林父母的年龄都不小了,这一跤摔的听声音就知道不得了,可这老爷子愣是没吭过一声! “阿林,把你爸送回房里去,我先去把你姐的饭做了。”江林母亲看起来很慌张,这时候也不逼我拆红包了,转头扎就进厨房里再没出来。 我觉得不管怎么的,他都是我未来的公公于是想和江林一起扶老爷子回房,可江林听后脸色变得很难看,一把拂开我的手,不让我碰他父亲,说他自己一个人就能照顾得好老爷子,然后就搀着老爷子快步走开了。 他这样对我让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本来这次跟江林回家,就是做好了嫁给他的决心,并且想和他好好过一辈子,可江林竟然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他父亲,他是不是还在拿我当外人呢。 身边的人都忙去了,只有江林的傻姐姐在,我也没打算避着她想要拆开看看那个白色的封包里,江林父亲究竟给了我多少钱,太多我也不好意思要,江林的父亲看起来枯瘦如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还不如剩下这些钱给江林父亲治治病。 我刚要撕开封口,江林的姐姐突然紧紧地抓住了我的手! 她掐的我很紧,指节都泛白了,我骨头也被她抓的生疼了! “要想活着离开这里,就别拆这个包!”她现在眼神清明,说话清晰,哪里还有先前半分疯癫的样子,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原来是在装疯! 她为什么在自己家要装疯?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要问清楚原因,江林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大姑姐见到他的身影脸色一沉,那傻乎乎的样子又重新出现在她脸上, 她从我手里一把抢走“白包”,笑着大叫跑出去:“生拘人,死拘魂,收了我家的白纸钱,吃了我家的白米饭,睡了我家的棺材盖,是人是鬼都跑不掉!生拘人,死拘魂……” 她哼唱的声音很像一首童谣,但这句童谣也未免太过诡异,我心里疑惑,前面大姑姐还像个正常人一样和我说话,见到江林就变了,还有这句童谣该不会是要提醒我什么吧? 有了这个事件,先前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一一回想起来串联在一起—— 或许江林家,真的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江林脸色变得难看得吓人:“这红包是我家人给你的,你怎么又给她了呢?” 这时我已经长了心眼,我装作很是无辜的回答:“她突然抢走我也没反应过来啊,我哪里知道她会突然抢我呀!” “唉,下次呢当心点,我去帮你把红包要回来。”江林抬脚欲追。 我赶紧拉住他,“没关系,我又不在意,大家以后迟早会是一家人,钱在谁手里,还不都是一个样的?” “哪里能一样,我姐她就是一个傻子,你把那么多钱交到一个傻子手里,万一丢了怎么办?我必须要赶紧把钱拿回来!” 我心中疑惑更大,忍不住问了出来:“林,你姐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江林听到我的疑问脸色又变了,他有些心虚,不敢直视我的眼睛:“你别瞎想,她就是个疯子,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混话,从小到大她就喜欢说这句,有时候糊涂得厉害的时候,一天能说二三十遍。” 说完,他开始不耐烦起来,用力挣开我的手,朝大姑姐追了去。 再见到大姑姐时,已经是准备吃晚饭的时候了。 她一脸的鼻青脸肿,很明显就是被揍了,她只是傻乎乎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赶紧惊恐地低下头扒饭,然后就再也没有抬起头过了。 江林把他父亲重新把他给我的那个红包拿了回来,摆在我的面前,又开始催着我赶紧拆了。 我真的是骑虎难下。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一定非要这么着急让我当着他们的面拆红包。 我现在唯一能相信的也只有这个傻子大姑姐,我不安的偷偷地瞄了她一眼,想从她身上获得什么提示。 她只是低头扒饭,不说话,一边吃还一边发出憨憨的傻笑声,这个笑声,像极了一个小时前江林让我照他母亲的话去做时的笑声 得不到答案我只能在心里叹口气,看着手中沉甸甸的白色红包,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冒着生命危险打开它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或许是我看的仔细,突然我就发现手中的白色红包似乎和之前有点不一样。 先前的白色的红包是绝对的干净白。 然而现在的这个白包上,隐隐能看出有印文,印文很浅,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难不成是大姑姐给我掉包了。 我不由得看向大姑姐一眼,她还在咯咯地怪笑着。 我的心这才放开了下去,当着江林全家人的面,拆开了红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有声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已备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