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婚蜜爱,霍少轻轻宠小说by墨胧胧主角叶轻言霍仲霆全文在线阅读
您的位置 :有声小说网>小说列表>言情>暖婚蜜爱,霍少轻轻宠

更新时间:2020-03-31 18:02:43

暖婚蜜爱,霍少轻轻宠连载中

暖婚蜜爱,霍少轻轻宠

来源:从一文社作者:墨胧胧分类:言情主角:叶轻言霍仲霆

《暖婚蜜爱,霍少轻轻宠》是作者墨胧胧所创作的言情小说,主角叫叶轻言霍仲霆的小说。主要讲的是:叶轻言身陷恐怖基地,九死一生的逃回来,又被姐姐和未婚夫双双背叛,她还要为渣男贱女做手术。传言霍家大少高冷不可一世,在墨城更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他宠她,护她成魔。他送她匕首防身,最终却插进了自己的心脏。“叶轻言,我欠你的都还了。”一夜疯狂之后,她黯然离去。几年后,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小包子。“想追我妈咪,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哼。”霍仲霆一把将小包子扔到肩上。“叶司霆,等你妈给你找个...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章节试读:

清冷的月光透过残破的铁皮屋顶,落下一片突兀的白光。

枪死死地顶着后腰,迫使叶轻言身体往后仰着。

“进去!”

一个失重,她被扔进了小黑屋。

叶轻言抱着医药箱扑 倒在水泥地板上,顾不得膝盖钻心的痛,强 压下心里的恐惧,打量四周的环境。

昏暗的小黑屋里只有一把椅子,和一个单人铁床,墙角里的摄像头发出幽兰的光。

叶轻言努力往缩进墙角,心扑通扑通的跳。

“砰!”

一声巨响,生了锈的铁门从外面被踹开。

门口一道黑影,挡住了外面白晃晃的灯光,只留下一束白光落在叶轻言苍白的脸上。

她抬起手挡在额前,眯着眼往外看,门口站着一个男人,看不清脸,很高,暗褐色的皮衣泛着一层寒光,浑身带着骤降的寒冷,像是从地狱走来的修罗,带着浓烈的死亡气息和压迫感。

叶轻言努力稳住心神,藏在医药箱下面的手攥紧了针筒。

男人走了进来,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

他每靠近一步,叶轻言就往后缩一点,直到退无可退。

面具后,他冷冷的眸子只瞥了她一眼,径直朝墙边靠着的铁床旁走过去。

他脱下 身上的皮衣扔在一旁,曲腿坐上 床沿,铁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过来。”

经过变音处理的嗓音,带着不可反抗的压迫感。

叶轻言靠着墙壁慢慢站起来,紧紧抱着医药箱。

她抿着唇,目光死死地锁住男人的颈动脉,那是她要下针的位置,她没有第二次机会。

她必须一针刺中,将他麻醉,再用手术刀片对准他的颈动脉,胁迫那些人放自己离开。

屋里是一个魔鬼,而外面是成百上千个魔鬼,她必须抓住这个机会。

叶轻言在男人面前停了下来,猛地抬起手,只是下一秒,已经被男人抓住了手腕。

“啊!唔...”

叶轻言痛得叫出了声。

男人的动作很快,翻身将她压在身下,伸出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让她发不出声音来。

“唔。”

男人薄凉的唇贴住了她的耳廓。

叶轻言被死死地压着,动弹不得。

“别动!”

是Z国语言?

叶轻言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可是她回不了头,也看不清背后的那张脸。

男人一只手将叶轻言的双手控制在头顶,另一只手脱掉身上的黑T,扔在了她的脸上。

鼻息间是男人身上的味道,叶轻言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沉沉地叹了口气,眼泪顺着眼角没入脏污的床单里。

原本,明天一早她就可以回国。

等待她的是一场婚礼,她和韩云笙等了三年的婚礼!

她不能就这么被毁了,叶轻言拼命挣扎起来,咬破的嘴唇血腥味直冲向喉咙。

男人更加用力的捏住了她的肩膀,分开两腿压在她的腰间,使她丝毫不能动弹。

他抬头看了一眼墙角的监视器,重新朝女人压了下去。

“还想活命的话,就乖乖的别乱动”。

叶轻言趴在那里,后仰着头,黑T挡住了她眼睛里的不屈和怨恨。

男人只犹豫了一秒,重新将她紧紧的搂进了怀里,手伸向了她的腰间。

恍惚间她看到了韩云笙,他捧着栀子花朝她走过来。

“小言比这花儿还要香,还要纯白。”

绝望化作最后一个念头,叶轻言低唤了一声“云笙哥哥”,猛地用力咬住了自己的舌头。

男人 大手一转,准确无误地掐住了她的腮,让她求死不能。

叶轻言拼命挣扎,嘴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男人贴着她的耳廓,湿润的唇贴住了她的耳垂。

叶轻言浑身一颤,身体绷得僵直,双手被绳子绑在了床上,后颈突然一麻,失去了意识。

恍惚间,她听到了“抱歉”两个字。

呵,多可笑,“畜生”也会说抱歉。

世界一片黑暗,身体像是飘在冰冷的海上,不知道过了多久。

叶轻言掀了掀沉重的眼皮,鼻息间有男人身上的气息,空气中充斥着血腥混合着某种味道。

皮带扣合的声音,像是敲在心上的判决书。

叶轻言两只手死死地抓着床单,贝齿咬得嘴唇上渗出血珠,她不敢睁眼,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

“起来吧。”

一道薄凉的声音彻底打碎了她的幻想,她依旧躺着,不愿意醒来。

见床上的女人没有动,男人身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因为被强行控制,手腕被磨破了皮,被人一碰,疼得她缩紧了身体。

“别碰我!”

叶轻言挣扎着想要摆脱掉男人,却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

羞耻的是,褪至脚踝的裤子已经掉了下去。

叶轻言咬紧牙关,绷紧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眼泪扑簌簌地顺着眼角往下淌。

男人举着的手顿在空中,像是突然愣住了。

看了一眼墙角里闪烁的红点,男人弯腰将床上的女人连同皮衣抱了起来。

他像是在抚慰一头小兽,就那么抱着。

他转过头朝墙角的红点张了张嘴:“放她走。”

基地指挥中心大殿内,一个光头的中年男人正看着面前的大屏幕。

他咧嘴露出一个坏笑,露出一口大金牙,朝身后的小弟比了个OK的姿势。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免责申明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9-2020 有声小说网 ALL Right severed 已备案